咸鱼老杏

让我独占你。

一晌贪欢


-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。

倔强的少年站在月光里,影子,人,朦朦胧胧。
唯一不变的,是他那傲骨铮铮。

魏婴贪婪的看着眼前的人,眼前人是心上人,是捧了心给他,是摘了天上星送给他,是他心头的白月光。


身旁是刚挖出来的陈酒,烈得很。

一碗烈酒入肠,烧得是心。何惧?
一接连喝了三四碗,眼神迷离,江澄你可真是折磨人的东西。

魏婴伸手,去碰触眼前的江澄,触手不可及。
神色顿时黯然,孰真孰假?

我爱的少年,你是真还是假呢。




关于枉情债

枉情债故事情节分三个部分,部分一是江澄魏婴未决裂,还很happy,部分二是江澄魏婴决裂,蓝湛出现。部分三是结局,(废话)
更的话会很慢,平时学业较忙。

枉情债

(碎碎念,背景是民国,时间段是民国建立到北伐或者北伐往后,故事情节大概分三个部分,这是第一部分的一小小部分😂)


-伴着惊雷,闪电劈开了苍穹。雨下得急了,啪啪地拍打着窗,风声乎乎。苏州很久没下过这大雨了。江枫眠怀中紧抱着个孩童,敲着门。进门之后,接过夫人递来的毛巾给孩童擦拭着。“夫人…这是长泽的孩子,叫魏婴,我…希望你能好生相待。”“好。那他父母都去了?”夫人叹道,“这乱世哟,也不好过。”在这站着的魏婴睁着大眼睛看向虞紫鸢,“姨,抱。”虞紫鸢抱起来他,“也是个可怜的孩子。”江澄躲在虞紫鸢的身后,悄咪咪地看着魏婴。 

这一年,1903年。魏婴五岁。此后,魏婴便和江家的姐弟一起生活。

 -江家,在苏州一带是大户。百年的书香门第,家中也出了不少才子贵人,现任家主江枫眠行商,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。 魏婴陪着江澄读了几年书,这日子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,恰是十三年。而后江澄被送到国外读书,魏婴却选择去了军校。磨砺了几年,在江枫眠手下打点公司的事物。 

这一年,是1918年。江澄十八,魏婴二十。

 -1918年,江澄学成回国。魏婴去渡口接他。几年未见,少年的容颜已然变化,棱角轮廓更分明,那双杏眼却还是依旧清澈。 魏婴藏了几年的心思,在这一刻全都被牵了起来。 只能按耐住心中波涛,却抑不住眼中喜色,赶忙接过江澄的行李箱,与他并行。想说的话很多啊…多到与你共老。张了张口,却只说:“等你很久了,叔叔阿姨都很想你。”江澄歪着头看,“那阿婴呢?”魏婴停下了脚步,“自是想你。” 许是轮渡一路劳累,江澄未能休息好,一钻进车里坐着,便靠着魏婴睡觉。魏婴就仔细盯着江澄看了起来,目光灼灼,恩,个头长了,肩也宽了,腰还是这么细,人瘦了。

车行过,车窗外的建筑匆匆掠过。 

车停了,人也醒了。下车进门,江母便斥了江澄一声:“舍得回家了?”江澄看见江母便小跑过去撒娇,“娘,我可想你们了,当然舍得回来。”挽着江母的胳膊,“这可是家啊,必须要回。”魏婴从旁边打趣道:“多大的人了还没个正形的。”江母忙推开江澄,“就是,去去,不嫌臊不脸红。”“哼,你们都开始嫌我了?我还没十八呢。”这句话恰好被刚进门的江父听到,“江澄啊,差几天就十八成人了,也不知羞。小孩脾性。”“是是是......” 

一家四口,其乐融融。

太太的图搬一下,就当给人鱼系列当图了。
😂人鱼烂尾了,也等等改改,现在没有什么想改这篇文的动力,虽然知道烂尾了